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傅少心頭寶:夫人不要跑 > 第241章 不殺豬殺你
    傅禹寒揉著被葉凌踹到的地方,疼得肋骨快斷了,這女人下手怎么這么重。

    “不殺豬殺你!你怎么在我房間!”

    葉凌抓起被子護著胸前,警惕看著傅禹寒。

    傅禹寒稍微一動,葉凌做好防備的動作。

    傅禹寒不得不吐槽,為什么對他這么暴力對別人好的不行。

    額頭上的冰貼掉下,葉凌拿著冰貼慢慢想起昨天的事。

    好像她在車上,然后…

    然后忘了…

    連自己怎么回來的都不知道。

    “你發燒了我帶你回來的,給你糊了個冰貼想走,是你拽著我不放不讓我離開。”

    傅禹寒抱怨,他在這照顧葉凌一天一夜,不僅沒聽到葉凌親口說謝謝還給他一記踹,是誰都惱火。

    而且他的睡眠質量一直不好,好不容易睡著了還被葉凌踹醒。

    “哦,我不讓你走你就不走啊,你大可掰開我的手離開,就算你是在這想照顧我,怎么,照顧照顧就上床了?”

    葉凌譏笑,一副吃虧的樣子。

    以后她一定要在這房間內裝上監控,好把所有事都看清讓傅禹寒沒有狡辯的機會。

    “你…”

    “我是想掰開但某人又哭又鬧讓我別離開,哦對了我還照下來了你要不要看看?”

    說著傅禹寒假意要掏手機,葉凌甩開捂著的被子在床上邁著大步往傅禹寒跟前走去,想要去搶手機。

    “沒經過別人同意就偷拍,你這屬于犯罪行為,我可以去告你,快把照片刪了。”

    葉凌伸手搶著是手機,傅禹寒身子往后一挪,葉凌撲了個空,腳下一崴重心不穩。

    葉凌睜大雙眼一臉驚恐。

    這是床,如果摔下去肯開要狗吃屎。

    “小心。”

    傅禹寒見狀起身,一只手抓住葉凌的手但還是晚了一步。

    碰。

    放在桌子上的玩偶掉落地上,旁邊的水杯也在震著,水蕩開漣漪。

    就在葉凌以為自己要摔成殘疾時她卻一點都不疼而底下好像有一層肉墊一樣。

    葉凌的手摸了摸,還挺有料的。

    “需要我把衣服脫了讓你摸個夠嗎?”

    一道調侃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葉凌回過神,頭微側,看著在自己身下的男人。

    傅禹寒擠出微笑,葉凌卻笑不出來。

    耳朵緊貼在傅禹寒肚皮上,雙手跟八爪魚一樣抓著他胸膛。

    場面看起來就像是她撲倒傅禹寒垂涎他美色一樣,而她像個色魔。

    耳朵上能感受到傅禹寒身上傳來的熱度,葉凌的手下意識又動了下,心里咯噔,有種丟人丟到姥姥家一樣。

    “你是不是沒摸過男人的胸膛?”

    傅禹寒的聲音又從頭頂上傳來,葉凌艱難從他身上爬起來。

    “我只是想起來,不小心…不小心碰到了。”

    解釋,越說耳根子越紅,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耳朵發燙臉也發燙。

    為什么以前沒發現,現在看來傅禹寒的身材也很好。

    “不小心。”

    傅禹寒點頭,一字一字重復。

    看著葉凌拉攏腦袋的樣子傅禹寒心情愉悅。

    好像從他生日那天開始葉凌對他的態度有所改變。

    “嘶,疼死我了,起包了。”

    傅禹寒皺眉倒吸一口冷氣,手揉著后腦勺的包。

    剛才砰地那聲又疼又響,不起包那是不可能的。

    “我看看。”

    葉凌心里愧疚,怎么說也是傅禹寒護了她,要不是傅禹寒擋在她面前,說不定起包的是她。

    手指撫過傅禹寒的黑發,他的頭發濃密又細,摸起來很柔軟。

    攤開,后腦勺確實起了個包,紅腫又大,一看就疼。

    “你先等著,我給你拿點藥酒擦擦。”

    葉凌叮囑,往柜子翻騰搗鼓最后拿出一瓶藥跟棉枝。

    坐在傅禹寒身邊替他擦拭,又鼓著腮子呼呼吹著。

    傅禹寒安靜坐著像個小孩一樣。

    剛才被葉凌撫摸過的地方熱騰騰地。

    她永遠都是這樣內冷外熱,只要自己人認定的朋友就愿意出手幫忙,如果不是,哪怕你死在路邊她都不會看你一眼。

    你對她好,她也會對你好。

    “疼嗎?”

    葉凌詢問,生怕自己弄疼傅禹寒。

    “不疼了。”

    就算疼被她這么一弄連心都是暖的又怎會疼呢?

    “以前我爸磕到起包時我媽就是這樣替他上藥的,沒幾天就好了。”

    傅禹寒的臉有幾分難看,眉頭緊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因為疼才這樣但其實他是在想事。

    “你的意思是我像你爸?”

    久久,傅禹寒反問。

    葉凌停住手上動作,手啪嗒往他后腦勺一拍:“你是撞一下把自己腦袋撞壞了?”

    傅禹寒嘶地一聲,疼的不行。

    “輕點,我現在是傷患。”

    “我還是病患呢,自己擦。”

    葉凌起身把藥膏塞在傅禹寒手上往浴室去。

    傅禹寒看著葉凌的背影不由得輕笑。

    怎么會有這么可愛的人。

    兩人在家里拖拉的結果自然是兩人雙雙遲到。

    劉緋雨見傅禹寒遲到時目瞪口呆。

    她們傅總竟然遲到了,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每天上班最準時的人竟然遲到了。

    同樣驚訝的不止劉緋雨還有李月,因為葉凌也遲到了。

    作為進公司這么久沒遲到過的人竟然遲到了,葉凌上班比別人早下班比別人晚,竟也有這么一天。

    “你跟傅總一起來的?”

    李月好奇問,葉凌嘴里咬著面包,點頭。

    “傅總昨天是不是把你累壞了,你們兩勞模都遲到了,不可思議。”

    李月看著葉凌搖頭,要不是昨天兩人弄得太累她想不到其他原因。

    “是我把他弄的太累了。”

    葉凌回想著,如果不是她感冒發燒傅禹寒就不會在那照顧她一晚上導致睡眠不好,也不會頭上起包。

    李月捂著嘴好像聽得什么刺激的事一樣。

    “不會吧,你這么猛?看不出來啊葉同學,表面禁欲系背地里熱情奔放啊。”

    李月拍著葉凌的肩膀一臉勵志的樣子。

    葉凌表面上看起來乖乖女竟這么主動還把傅總給折騰累了。

    “猛?”

    葉凌皺眉才意識到她跟李月說的不是兩件事。

    “昨天我感冒傅總照顧我而

    已,你腦子里在想什么黃色廢料?”

    葉凌糾正,李月松了口氣:“這樣才是我認識的葉凌,我媽跟我說過女人一定要愛護自己,必須等到結婚才能跟自己未來一半那啥那啥,你可一定要保護好自己,雖然真睡了你也不虧但對自己還是不好。”

    李月念著,葉凌詫異,看李月這樣還以為是個開放的人,沒想這么保守。

    這算是個意外發現。

    “對了,新品第一天的銷售數據別忘了看,柳姐跟澤澤還有你的銷售量在最前面,林言這次也不賴,雖然便宜但人家勝利在數量多,以后肯定會是匹黑馬。”

    李月壓低聲音提醒葉凌。

    以前還真以為這就是個憨厚水平不上不下的人,沒想到一鳴驚人。

    “你一定要小心。”

    “又不是什么宮斗,這里憑的是實力說話,如果真是我比不上她的話我認輸。”

    葉凌坦蕩說李月有點恨鐵不成鋼。

    葉凌不會不代表其他人不會。

    “哎呀如果能少點像你這么耿直的人該多好,這一季度的獎金肯定又是你們幾個,羨慕啊。”

    李月投去羨慕的眼神。

    “上頭還有柳經理跟張副經理,我比不上。”

    葉凌謙虛說,柳詩瑤跟張天澤兩人在設計圈內有名氣,只要是他們兩設計出的東西肯定有粉絲買賬,她看過兩人設計的,都不錯。

    要說哪個是能賣的多,大概是柳詩瑤的。

    這樣是柳詩瑤不怎么參加季度新品的原因,為了給新人一點活路,這次是因為易氏盜竊柳詩瑤才加入其中跟著一起趕工。

    “誰說的,你跟澤澤不相上下了好嗎!”

    李月提醒,把數據拿給葉凌看。

    她的設計稿定的數量跟張天澤一樣,而她們兩之間差的不多。

    “這…”

    “呵,你就像那種學生時代那種學霸,嘴上說著這次考砸了考砸了試卷發下來那會,呵,就你一個最高分。”

    “你這種就是人們嘴里常說的學霸表。”

    李月舉例。

    嘴上說著不行比不上,實際比她們都好。

    葉凌朝李月眨眼,沒想到李月還能說出這樣的列子。

    “我這不是謙虛謙虛一下給你自信,你的也不錯,以后會更好。”

    葉凌夸獎,李月手抱著后腦勺:“我可謝謝你嘞。”

    “我還有事出去一趟,要問起來就說去完成對盛世的承諾。”

    葉凌解釋,拿起包包離開。

    “你才了來一會就要離開,你怎么不直接去盛世呢還不用來回跑。”

    李月搖頭,葉凌就像個工作狂一樣,一刻都停不下來,哪怕是喝口水的時間都要工作。

    要是她像葉凌這樣,那她遲早要累死,就算不累死也會因為常年工作而皮膚變差,但葉凌似沒這煩惱。

    她的皮膚…

    讓人嫉妒。

    程博然新婚第二天真就帶著李辭悅去法國,李辭悅見今天雨停立刻打電話給李衛請假。

    李衛一聽是程博然提出的高興得不行直接給她們小兩口放了十天假期。

    十天不多,但對一個醫護工作者來說算多的了。

    兩人動作迅速,剛請完假就買好票往法國飛去。

    李辭悅很高興,因為程博然看起來比她還著急。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 多乐彩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直播 新疆35选7 玩游戏的同时赚钱论文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电竞比分网直播 30选5中4个号多少钱 pk10一天赢300怎么赢 188排球比分直播 梦幻西游155赚钱点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