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
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俠客風云豈惜哉 > 三十七章:周侗三篇(其一)
    故事描寫的是周侗之前的生活背景,也可以簡單理解為“周侗前傳”

    周侗生活在一個農村的院子里,這個院子背靠一座中等規模的城市。

    安靜的池水溝,祥和的淌在哪里,一動不動。

    天上云彩輕輕拂過這個小村莊的一片院子,池水溝的水赤油油的看著白花花的綿云飄過,仿佛是在思考這白是什么?

    有些人注定要承受垃圾的污染,失去那追尋藍天的權利。拖累你的那些事物,也注定是被拖累的垃圾。

    赤水還有取得上天的機會,只是終究在太陽光下會拋棄沉于內部,不表露痕跡的平民。

    撫摸的地方,照射勇于攀升在赤水表面的存在。有人飛升,有人注定混著稀泥黑幽幽的陰在地下。

    任何地方,包括平民山村的角落,都曾給你活的更精彩的機會。只是你不曾努力和把握住那份屬于賤民的珍惜機會。

    當把握住機會的平民走出去看看世界的繁華大道,是否會感嘆山村和城市里的不公平。其實若是你要“你的”公平真的存在,那繁華的城市只是多些更多的垃圾存在。

    掀開一角,山村的靠山部分有少許的陡坡,陡坡息壤壤的土是孩童的玩具。

    徑直的穿過村莊,街道狹擠的容不下東西。

    過往的游客,匆匆于此,匆匆離去。每每想起停留下來佇目探視,礙眼的街道不留情面的擁擠著過道。

    美好的事物總是短暫的啊,即興停留的思緒,不自覺回憶童年的虐待。

    村子里的“集中營”,管理著大多數出生的生靈。

    幼體從蛋殼出來,先天便有思慧。經過半年的童年,剩下的時間大多用來工作,或者不工作的消遣。

    很多時候,賤民經常感嘆:年輕的時候有“屬性加成”,老了就不想動作了。

    周侗常常念叨:周圍的朋友為什么對事物如此無趣。

    可能是聽煩了別人抱怨世界的無趣,總是會聽見,世界已經不新鮮了。出生的快樂與期待,被這個單調的世界欺凌了。

    在年輕的時候,周侗便表現的與其他賤民格格不入。

    周侗永遠對世界抱有樂觀的態度,似乎是能感受世界對自己的關懷。

    周侗沒有孤單過,除了忘記了還有上天的存在,他才會孤獨的掙扎著被子,輾轉反側,反復迷惑他到底想要什么?常常自問無解的那種孤單感受,這到底是少了什么?才會如此難受煎熬,睡不著覺。

    ——時間流逝的很快,距離周侗成年還有幾個月的時間。

    周侗回憶起其他伙伴工作的時候,他們的怨天尤人,他們對仁義與天帝的報恨抱怨。

    或許有時候,周侗對天帝的抱怨并不深。也許是因為對仁義的理解,見同伴低怨,莫名對仁義的壓迫感到一些好奇。

    每次務工的時候,同伴不自覺的會感念年齡的到來。似乎是天帝的壓迫太過于實用,同伴沒有對目前的生活有絲毫眷戀。

    周侗也見過有些不想工作的同伴,他們因為沒有獲取足夠的錢財,去買得人為造就的物品,而對世界沒有留戀。

    反倒是這個時候,周侗會想起來,修士又是如何對世界的自然天空與大地抱有希望的存在。

    ——轉念一想間,時間過得飛快。已是七年的歲月化作飄來清風,撫摸周侗淡木的目光。

    周侗的生活完全自立,至于朋友伙伴,更是一個沒有。

    從小異于常人的周侗,都是自己努力工作著打磨時間。并不是一直工作,時常不工作的周侗,一直和時光消耗著。

    時間很長,尤其是靜止思考的時候。沐浴在晚霞的黃昏余光中,周侗疲倦的不知所措的應付時間與活著的痛苦意義。

    好在上天給周侗的痛苦束縛也有盡頭,當周侗找上臨近城市的一個道觀中,一切的回憶化作痛苦涌上心頭。

    當成功來臨,那些悲痛苦很的事情,真是最大的舒服回憶。

    道觀是一個年老士族開的休息所,準備招收一批年輕而有活力的人。

    周侗想著自己的痛苦回憶,時間似乎是給自己留下的最好禮物。

    年齡七歲的周侗,前幾天剛領過修士基金。想到以前的工作,又看看現在生活,感念越活越會活的更好。

    周侗生來沒有力量上的優勢,對體力倒是很有信心,他似乎覺得自己沒有用完的力氣。

    周侗的樂觀給他帶來極大壞處,總是會遺忘別人的壞,當別人記恨你的時候,他已經化作了黃土塵灰。至少在這里的世界,生命的短暫未嘗不是保護修士的存在。

    “道觀里有六七人”,周侗聽著前面繁雜的腳步,自己略估算了一下。

    實際當周侗準備進去的時候,魚貫而出的人們,顯然讓周侗知道了他們被淘汰了。

    略籌自己應該可以對付,便踏然步入前面人來時的路。

    道觀四正八方,圓規圓矩的立在周侗面前。

    右面掛著道旗,豎目四字:林青道觀。

    左邊倒沒有什么東西,空蕩蕩的,除了腳下的階梯與空氣對應,一無所有的簡單道觀。

    隨意走動上去才知道,原來這只是一個道觀門面所在。

    立在剛才人們繁雜吵鬧的臺階上,周侗思考還是自己太沒見過世面,老是以為建筑都是省事的好,還有自己太小瞧士族的錢財了。

    前進步入庭院,花花草草點綴路道的空虛。

    近前有個“候客室居”,打眼一看,明顯是新建湊的突兀存在,與周邊環境格格不入其間。

    周侗步入進去,近前瞧見一位可愛嘟嘟的存在。“忽的有些拘謹起來”,大概是礙于自己的身份低了。

    林熙兒是這間道觀的應招者,旁邊是那個從前面淘汰中唯一幸留下的平民。

    林熙兒是幸運的,至少被偏見的生物所遺棄而被這里收留。

    周侗見傍邊那個不顯眼的人氏面帶矜容,周侗暗自打量下覺得這人挺有自信和自我的。

    簡單介紹了一番,大家互相認識了。

    接下來道觀的老士族出現了,把大家匯聚一起,簡單講了兩句。

    說道:我輩修士,頂天立地。我等聚集大家而來,實屬奉仁賢的期待之思,奉仁賢的教誨。

    老士族說完,表情不可名狀,動了動手,把周侗三人招到近前。

    “你們叫什么名字”?這是老士族開口問的第一句話。

    周侗、林熙兒、胡安居。

    “至今都是什么年齡”?這是老士族的第二句話。

    天啟元年七年生之、天啟元年六年生之、天啟元年十三年生之。

    “你十三年”?這是老士族第三句話。

    胡安居回答道:確實是十三年,不過能力很弱。

    “老士族卻說:十三年還來我這里”?老士族忽略了后面的能力很弱那句話,疑問的問道。

    不解其間的胡安居說道:有什么問題嗎?

    老士族:怕你是冒充的身份,前來隨我去“舉力臺”試試。

    胡安居連忙說道: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舉不起來的。不過我有修士天庭頒發的證書,天庭的修士鑒定所里有我檔案。

    面有難色的胡安居連忙解釋道,真好像怕被誤會一般。

    老士族的疑惑表情并沒有減弱,皺了皺鼻子,滿是不解其中道理的難色。

    不過老士族并沒有繼續糾結下去,在這里顯然不是解決問題的時候。周侗、林熙兒他倆還在等著呢,老士族暗想其中的局勢,準備交代后面的事情。

    老士族簡單做了一個自我介紹:我“林幼青”是這間道觀的觀主,也是這城市中出名的顯貴士族。十里邊鄉的這些偏遠僻窮的地方,是我要探秘的愿望,你們好好表現,至于生活問題,管夠你們錦衣吃住。

    周侗三人聽完老士族“林幼青”的話,了然理解這個世界的無奈之趣。沒有過多表示自己的想法,隨后要聽見老士族的安排。

    林幼青:胡安居可能是平民延誤死期而未死,畢竟有些平民因為得到某些樂趣,和精神不正常而莫名其妙可以繼續活著,從而擺脫“兩年的思想束縛之罪”。

    林幼青說到這里,特意去看了胡安居的表現,發現他沒有什么反應。

    自己轉念一想,自己的身份在這,對面也不好開口反駁。決定在私下里再聊細的,遂不多談了,于是繼續說道:周侗是為大弟子,林熙兒為二弟子,胡安居為三弟子。

    林幼青說完,不忘“官腔敷衍”道:你們可以異議?

    說完便暗想,世俗的版語在這里有些用處。

    轉念一想,周侗好歹是正經修士出身。胡安居身份不清,不可委以重任。林熙兒雖然是女的,好在也擺在明面,以后大家見她也知道躲讓輕視。

    想想沒有什么問題,便遣散了周侗三人。

    準備隨后把事情安排下去,明天再議,給他們一晚上的思考時間。

    至于眾人的“沒有異議”,林幼青壓根就沒在意過。

    “周侗告退,此話完結”。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 3d3天毒胆计划326期 我图网赚钱靠谱吗 棋牌游戏赚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电脑版 大话西游2免费版5开赚钱多吗 黄金股票 甘肃11选5 188足球比分预测 亚太88彩首页